欢迎您,来到泰州生活资讯!
联系电话:      投诉及投稿邮箱:

好莱坞之后Metoo掀翻宝莱坞

2019-09-08 20:48 来源:未知

  “这很艰难,但我不再是为我自己在发声了,而是为了上百万身处水火却保持沉默的女性。” 9月25日,宝莱坞女演员Tanushree Dutta公开发声,称曾在2008年遭演员、制片人Nana Patekar性骚扰

  10月3日,她向警方提起了两起控告,一起针对Nana Patekar,还有一起针对宝莱坞导演、制片人Vivek Agnihotri。

  去年10月,《纽约时报》和《纽约客》报道了韦恩斯坦性侵案,开启了好莱坞的#Metoo运动,此后蔓延到学界、政界等领域,也延伸到其他国家。

  韦恩斯坦丑闻爆发以后,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在社交媒体呼吁所有受到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说出自己的遭遇,声势浩大的#Metoo运动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在周年之际引燃宝莱坞。

  印度的女性生存现状差强人意,印度宗教、文化等因素,#Metoo运动面临着比其他国家更为严重的桎梏。一个在印度说出#Metoo的女性,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幻影电影公司前女雇员说,2015年,她在果阿举行了一次杀青派对后遭到了宝莱坞著名演员Vikas Bahl的性骚扰。

  据她称,派对结束后,Bahl坚持在深夜把她送到酒店房间,随后假装醉倒在她的床上。她声称自己之后很快就被叫醒,发现Bahl在她面前。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事发后,这名雇员随即向Kashyap报告了此事。但两年过去了,她的报告仍没有得到认真对待。

  据她说,她从导演Kashyap那里得到多次保证,Bahl会为这一事件向她道歉。但她到现在也没有等到,在受到Bahl的骚扰后,她从幻影电影公司辞职了。

  2016年2月,在她还在公司工作时,Kashyap要求她和Bahl一起做一项短期商业任务。据《赫芬顿邮报》报道,“任务本来属于Kashyap,但他将其转给了Bahl,因为他很忙,并说Bahl需要钱。”

  “这让我意识到,Kashyap并不在乎我的事,也没意识到我的创伤。” 这位女士说。她还说,自己不得不一再要求Bahl向她道歉,这让她感到很丢脸。“这些事情让我意识到,他不会做任何事。我不得不离开。”她说。

  2017年3月13日,Kashyap曾与这位受害者及其男友会面,但最终并没有解决问题,Kashyap甚至与她的男友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位女士称,Kashyap想让她公开这件事,但她的男朋友反对这个想法。她的男友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而幻影公司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如果此时公开这件事,公司不见得会支持她。

  “我对Kashyap很失望,他什么都知道,”这位女士说。“如果他愿意的话,他有采取行动的能力。但他没有,我永远也不能原谅他。”Kashyap也没有否认这种说法。他回复《赫芬顿邮报》说:“我们处理得不好,我只能怪我自己。”

  就在《赫芬顿邮报》发表报道的前一天,Kashyap等合伙人在推特上宣布,成立七年的幻影公司将会解散,但并未说明原因。“Phantom是一个梦想,是一个光荣的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将结束。”Kashyap在推特上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我们成功过,也失败过。”

  周日,Kashyap和Motwane在《赫芬顿邮报》上发表了更多的声明,并向受害者道歉。“我对这位女士深表歉意,我也在很早之前就向她道歉过了。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发生在我的工作场所。”Kashyap在一份长达两页的长篇声明中写道。

  Kashyap在声明中说,他在收到报告后,咨询了相关的法律建议,而他被告知可采取的法律手段十分有限。但据他称,他和幻影公司已经采取了十分强硬的道德手段,让Bahl停职,并且还私下在多个场合点名批评了他。

  而另一位合伙人Motwane则称Bahl为“性犯罪者”,并补充道:“他侵犯了一名年轻女子,滥用了她的信任,毁了她的生活。这会给她留下伤疤,这是不对的。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道歉。”

  除了Kashyap导演的《瓦塞浦黑帮》和最近大热的《神圣游戏》,幻影公司此前还发行过由Bahl导演、Kangana Ranaut主演的电影《女皇》,这部电影在2014年大获成功。当时,它被认为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电影,因为它塑造了一个在宝莱坞电影中少有的“大女主”形象。

  在Bahl的性骚扰指控被曝光后,Kangana也站出来支持受害者,称自己也遭到了Bahl的性骚扰。

  她向宝莱坞网站MissMalini发表了一份声明,表达了她对受害者的支持,同时详述了Bahl在拍摄《女皇》期间的行为。

  “尽管Vikas在2014年我们拍摄《女皇》时是已婚状态,但他自夸每隔一天就会和一个新伴侣发生性关系。”Kangana说,“他每天晚上都去参加派对,还嘲笑我睡得早、不够酷。”

  Kangana补充说,虽然她经常公开警告他,Bahl很怕他,但“每次我们在社交场合见面、互相问候和拥抱时,他会把脸埋在我脖子上……紧紧抱住我,闻我头发的气味……我要花很大的力气挣脱他的怀抱。他会说‘我喜欢你的味道’,我感觉他有什么毛病。”

  受Bahl性骚扰案影响,原计划于上10月8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布阵容的孟买电影节也推迟了计划。电影节导演Anupama Chopra发表声明称:“孟买电影节完全支持#Metoo运动。我们推迟了新闻发布会,因为现在不是关注我们的阵容的时候,这正是我们将要宣布的。我们的行业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作为一个行业组织,我们将用全部的注意力和精力,找到具体办法来解决这一根深蒂固、贻害无穷的问题。”

  幻影公司的关闭,也让它旗下的电影项目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幻影与美国的布伦屋制片公司和艾凡赫电影公司都有合作关系,并且在2015年时,将50%的股份卖给了信实娱乐。

  Bahl目前也正在制作他的下一部电影《Super30》,这是一部关于数学家阿南德·库马尔的传记片,由宝莱坞流量之一的赫里蒂克·罗森主演。这个项目由幻影公司和宝莱坞制片人Sajid Nadiadwala合作,计划将于明年发行。

  Netflix最近证实,《神圣游戏》的第二季将在未来几个月投入制作。幻影公司的解散将有多大影响?Netflix告诉《赫芬顿邮报》,“目前我们正在评估现有的选项。”

  而谈到幻影公司旗下电影项目未来的状况时,Kashyap说:“我估计,项目将会由制作人个人接手。我们很快就会有一份关于它们的正式声明。”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