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泰州生活资讯!
联系电话:      投诉及投稿邮箱:

再见!《黑夜传说》《生化危机》女战神

2019-02-18 13:23 来源:未知

  一个是吸血鬼和狼人,一个是生化病毒和丧尸,2017年初《黑夜传说5:血战》与《生化危机:终章》先后迎来了自己的最终篇,后者于上周在内地上映。巧合的是,在风靡全球的这两大系列影片中,主角都是一位神秘、彪悍、霸气又的女英雄。身着黑色紧身皮衣,留着帅气利落的短发,手持双枪,身手矫健。

  如果说今日好莱坞已然迎来了女英雄的时代,她们便是最早的那批先行者——凯特·贝金赛尔和米拉·乔沃维奇,一位是智商超群的牛津古典才女,一位是特立独行的个性叛逆名模,却总会在不同的人生节点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性。

  1973年出生于英国伦敦的凯特·贝金赛尔,父母都是演员,她的母亲朱迪·洛出演过很多英剧,父亲李察·贝金赛尔则是英国著名喜剧演员。凯特从父亲那里继承了1/8的缅甸血统和表演天赋,因此五官气质颇似东方美女。5岁那年,凯特的父亲因心脏病突然离世,这一变故几乎毁了她的童年。缺少安全感的她,15岁患上厌食症,接受过四年的精神分析治疗。

  不过另一方面,凯特自小就是智商高达152的小才女,不仅3岁能无障碍阅读,6岁时的阅读能力已达到11岁水平,语言天赋惊人,对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各种文学经典作品轻车熟路。13岁那年,凯特凭自己的三篇短篇小说和三首诗歌两度获得全英W.H.史密斯青年作家奖,并以三科全A的优异成绩考入牛津大学。

  读书期间,凯特就出演了肯尼斯·布莱纳自导自演、艾玛·汤普森等大腕加盟的莎翁戏《无事生非》。三年后她告别牛津,投身演艺圈。

  凯特的成名几乎全靠的是天生丽质。2001年同样演花瓶起家的查理兹·塞隆推掉了《珍珠港》中的战地女一角,凯特则抓住机会,凭美貌敲开了好莱坞的大门。

  此后,凯特出演了一系列对外形有高要求但无需演技的角色,被众多杂志冠以“全世界最女人”的殊荣。然而,她的演技却鲜少能打动专业影评人的心。2004年的电影《范海辛》,让她获得民选的MTV电影奖最佳英雄提名的同时,也差点儿上了金酸莓奖最差女演员提名的黑名单。

  同年凯特被导演马丁·斯科塞斯选中参演《飞行家》,出演好莱坞黄金时代女演员艾娃·加德纳。老马丁每次提及让她出演的原因时,都会动情地说:“我喜欢她,一直都很喜欢,我看过她所有的电影,对于我来说她是绝佳的选择。”

  出演《黑夜传说》之前,没有人相信凯特能成为动作系列女主角。曾有人劝她“这些片子根本不值得演”,但她却说:“我知道自己能演詹姆斯·伊沃里的作品(指《金挑》),也能演莎翁戏,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这样的奇怪惊悚戏。尝试新的表演领域会影响你的生活。”

  2004年拍摄首部《黑夜传说》时,凯特一夜之间成为了媒体火力的焦点。因为她在这部与前男友迈克尔·辛共同主演的电影拍摄片场,和影片导演伦·怀斯曼不可遏制地擦出了火花。刚刚结束一段长达九年爱情长跑的凯特,同年9月便嫁给了伦·怀斯曼。

  面对质疑之声,凯特回击:“别着急给我贴 的标签,好莱坞还有哪个女星能做到十年内只跟两个男人睡觉,我恐怕是唯一一个。”这些年来,凯特大多时间都在相夫教女,她曾说:“我从未想过我能有如今的生活。”然而,这对默契拍档却在去年结束了12年的婚姻关系。

  1975年出生于乌克兰的米拉·乔沃维奇,5岁那年全家人离开苏联,来到美国加州。同年父母离婚,父亲因涉嫌医疗保险欺诈而被判入狱20年,她的母亲——苏联女演员嘉琳娜·乔沃维奇也未能在好莱坞重树演艺事业,只能靠做帮佣维生。

  定居美国后,米拉用3个月学会了英语,但当时正处在冷战后期,生得一张典型东欧人面孔的她成了同学们嘲讽和排斥的对象。11岁那年,米拉被摄影大师理查德·阿维顿选中,拍摄广告,尚未发育的身躯和成人的气质,让她瞬间成了模特圈的红人。她离开学校,开始了成名之路。1988年,13岁的她迈出了演艺生涯的第一步,出演了扎尔曼·金执导的电影《偷月情》。

  初尝走红滋味的米拉变得异常叛逆,吸毒、在商场大肆破坏,甚至用信用卡欺诈。16岁那年拍摄理查德·林克莱特的电影《年少轻狂》时,她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演员肖恩·安德鲁斯,两人很快订婚——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便宣告终结。

  米拉首次担当主演的大银幕作品,是1991年根据波姬·小丝成名作《蓝色珊瑚岛》改编的青春爱情片《重回蓝色珊瑚礁》。然而这部重拍版因展示和青少年的不良倾向,年仅16岁的米拉成为金酸莓奖最差新人女演员的候选。之后无论《我的会转弯》还是《卓别林》,皆不尽如人意。早夭的婚姻加上演艺事业受挫,让米拉一度失落逃离好莱坞。

  而遇见大导演吕克·贝松,让沉寂了四年的米拉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角色——《第五元素》中满头橙发的外星人Leeloo,该片也直接促成了米拉与吕克·贝松的婚姻。不过,米拉表演上的困境并没有因此而解脱。1999年,吕克·贝松为米拉打造了《圣女贞德》,然而重拍经典要背负巨大的压力,米拉再一次获金酸莓最差女演员提名,也让她的婚姻走向决裂。

  相比之下,米拉的感情生活更是动荡。结束第一段婚姻后,与蝎子乐队的贝司手斯图尔特同居,与意大利摄影师马里奥·索兰提相恋,嫁给导演吕克·贝松两年后,又再度离婚。

  如果说《第五元素》为吕克·贝松的红发缪斯找到了演艺事业转折点,那来自英格兰的帅哥导演保罗·安德森则用《生化危机》激活了米拉内心的野兽。对于保罗而言,米拉就是他心目中那个坚强又有点男子气的爱丽丝,对于米拉而言,《生化危机》系列成了她倾注心血最多的作品。这一系列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让米拉明白什么样的角色才最适合自己。更重要的是,保罗让经历了两次婚姻失败的米拉拥有了一份稳定长久的感情。而这次,他们从相识到结婚,用了整整七年。2007年,米拉生下女儿,两年后她嫁给了安德森。

  成为母亲的米拉开始下厨,以瑜伽和医学方式保持健康,平日里弹吉他、写日记、写诗,并且戒了烟。保罗则用《生化危机》系列和《三个火》,作为献给妻子的礼物。

  K:起先我对这个题材并不感兴趣,当时我手边差不多有个剧本。我没有急着去看《黑夜传说》的剧本,因为想象中它就是一个恐怖主题的B级片,狼人啊吸血鬼啊,我并不喜欢穿着白色睡衣在深夜的街头尖叫。后来我看到伦绘制的电影插图,立刻被这个角色的帅气外形所吸引。加上那个时期,我其实演了很多浪漫喜剧片,就感觉仿佛过去六年一直在扮演类似的角色,我就想,那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M:我和保罗都是《生化危机》的游戏迷,我们俩能在家玩一天这个游戏也不腻。所以,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它呢?

  K:是的,我必须要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系列,因为一个女性成为动作片的主导者,这并不会经常发生,尤其是在美国电影里,可以去做一次“尼基塔”,这样的经历很不一般。赛琳娜总是那么充满,有时你也能在她遭遇困境低潮的时候,看到她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M:爱丽丝已经成为我最好的一部分了。很多时候,特别是当我感到害怕,对自己没信心的时候,就会去想——如果是爱丽丝她会怎么做?

  K:其实我很喜欢与伦合作,这很罕见是不是?有一个原因在于,对一部宏大的巨制来说,他总会着重突出女性角色。还有,他最初是从道具艺术部门进入这个行业的,所以他会顾及影片的各种边边角角,对剧本、角色等细节都要逐一过问,还会按照我喜欢的方式去引导我。他总是活力充沛,作为演员能与这样的导演合作相当幸福。

  M:《生化危机》系列最令我惊叹的一件事,就是保罗·安德森,他是这系列电影的编剧、导演、监制。我们并不是一年一部,所以生活中每当他获得了新的故事灵感,就会把它写出来,无论是做了个梦,还是看电视新闻有感而发,或者又出了新一代《生化危机》游戏,他会说,那可真酷!无论什么都能成为他灵感的一部分,感觉就像有魔法似的。

  K:我走上演艺之路,就是从小制作电影开始的,那如同是我的风水宝地,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出演一两部。

  M:我从来不介意是什么样的角色,只要合适我就会做,有人视我为动作英雄,那很棒,但是我更愿意在很多小成本电影里出演不同类型的角色。虽然可能看的人不多,但作为一个女演员,我以尝试更多的类型为荣。

  K:自从有了女儿,她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如果出席一部电影的首映式会让我错过给女儿洗澡,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家里。我接戏的死标准就是,绝不能让女儿看了觉得难为情,比如说裸戏。其实我并不介意拍裸戏,但是一定要合情合理到我可以在女儿面前大方讨论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M:我和我丈夫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只要一个人在工作,另一个人就要去照顾孩子。万一我们都没空,我会让她在我母亲那里住,不过最多一个礼拜,我就一定会回去。我很幸运,我们夫妇之间的这种方式,既给我机会去做好妈妈、好妻子,同时也让我能够继续工作。现在我经常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再去刻意表现了,就在我体内。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