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泰州生活资讯!
联系电话:      投诉及投稿邮箱:

小网红裴佳欣现身花椒 直播打破短视频网红变现

2019-07-27 07:20 来源:未知

  近日,凭借甜美外表火遍网络的小童星裴佳欣,现身花椒直播,通过直播的方式与网友贴屏实时互动,并曝光自己和TFBOYS合作的各种花絮内幕,短短的一小时吸引了 50 万网友围观互动。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样一场“娱乐秀”却引发了业界的另一层关注。包括段视频女王吴佳煜、抖音红人夭夭、裴佳欣等众多短视频领域网红均纷纷转投花椒直播,大有从短视频转战直播之趋势。业界有评论认为,造成这一状态的一个原因,在于网红们在当下短视频领域,已经深陷成活难和变现难的双重困局。

  但对于草根网红来说,短视频却是表面风光。一个原因是,整个短视频行业,已经从网红UGC(用户生产内容),走向了PGC(专业生产内容),成本的直线增加和技术的升级迭代,仅仅靠手机视频的几个简单美化功能和变声技能,早已无法满足受众需求。

  这几乎是全球性的短视频迭代。在美国,短视频成本已经达到每分钟 5000-10000 美元之间,而近日梦工厂的创始人杰弗里·卡森伯格计划一个名为 “New TV”项目,将自家的短视频成本提高到每分钟 12.5 万美元。

  在这种状态之下,网红UGC的生存空间被急速压缩,这迫使他们开始选择走向更加体现临场表现,而非后期编辑的直播领域。

  通过对国内短视频APP的套路观察不难发现,各大短视频平台可以短期催热一个网红,长期却没有使其沉淀的环境:早期利用网红打开知名度,平台会协助网红进行upgc内容的制作和传播,给网红们带来大量流量。然后邀请明星入驻,替代网红成为流量大户,最后引入大量专业PGC团队丰富平台内容。进入到这个阶段后,由于明星和专业PGC内容的入驻,网红就会失去初期红利,要么提升自己的成本转型做PGC,否则将不会再有流量的青睐。

  对于网红而言,直播目前的生态,以较之已经需要团队作战、更需要强大制作技术和考验编剧水平的短视频而言,更具可操作性和持续性。

  “网红有三宝,微商直播玩淘宝”,业界对于网红变现早有结论,包括曾经火爆的美拍、小咖秀现在的抖音在内,短视频的产品属性就缺乏变现逻辑,而以打赏为核心的直播平台,自然也成为了网红变现首选的渠道。

  据今日网红《 2017 直播行业半年报(上半年)》按主播收入来看,各大直播平台的主播收益令人乍舌,尤其是花椒主播半年收入最高, 49 万名主播共计收获8. 5 亿。

  不只是短视频平台,包括直播平台里的头部网红,也在进行这类似的迁移。据媒体报道,直播网红“我最爱的大苹果”就改名“我最爱的大苹果”,紧跟二姐Alice、张若兰等映客知名主播的步伐,于 7 月跳槽花椒。

  在客观上,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或许源自花椒直播开出的收益分成更为惊人,较之大多数直播平台要从打赏中分成过半的状态,花椒直播则只收30%,从而形成了主播收益之间的巨大差异。

  与此同时,“转会”直播的状况不仅出现在网红上,也在投资领域渐成风潮。在短视频被视作是 2017 年大风口的当下,直播平台却在 5 月间打出了一波融资逆袭。连续三手笔投资更让业界惊奇:先是 17 日虎牙直播宣布获得 7500 万美元的A轮融资,几日后,资金疯狂涌入,先是 23 日花椒直播获 1 亿元A轮融资,次日熊猫宣布完成B轮 10 亿,随后 31 日,花椒直播再次发布公告,获得 10 亿元B轮融资……

  超强的造血属性是直播成为资本宠儿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前业内人士爆料,花椒直播的月流水已达 3 亿元人民币,按照该平台3: 7 的打赏分成比例(平台获30%)计算,花椒每月毛利达 1 亿元,这还不算其他商业化的收入。此前同等体量的映客在媒体采访时曾透露映客的运营成本几乎每月 1 亿,这意味着花椒基本已经实现收支平衡点,对于一个才成立两年且已经夯实泛娱乐直播领域双寡头地位的花椒而言,盈利方面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编辑:admin